返回

母女校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节 偷药VS偷情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切准备就绪,古力特决定再去江北,找东方胜男谈一次,苏星星听说他要去江北,兴奋的要跟他一起去,古力特问道:“你去江北干嘛呀?”

    苏星星坏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顿了顿骂道:“我,老子回家不行啊?”

    苏星星先陪着古力特到了“东方红”烟花厂,古力特把自己的想法跟东方胜男一谈,东方胜男有些感动,说道:“谢谢你帮我考虑得那么周到,我一定帮你把烟花做出来。”

    古力特笑道:“谢谢!”

    又道:“就快到国庆了,时间上麻烦你帮我抓点紧,行吗?”

    东方胜男爽快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一定不会耽误你的事。”

    得益于前期的准备工作,事情谈的很顺利,两人告辞出来,到楼下古力特逗那只叫“兵兵”的拉布拉多玩了好一会,东方胜男循声下来,又就狗狗的话题聊了很久,苏古两人这才离开烟花厂,回到江北市区。

    到市区找了个餐馆吃完午饭,古力特问道:“神神秘秘的,你到底回来想干嘛呀?”

    苏星星坏笑道:“你傻呀,咱们不是没药了吗,回来偷点药。”

    古力特叫道:“不会吧,你爸不会发现吗?”

    苏星星说道:“我们家在市区有一套空房子,我爸把一些药放在那里,据我所知,他一般没事不会去那里的,我们偷偷的过去拿一点药,他短时间内应该很难发现的。”

    古力特取笑道:“你对你老爸倒是很了解啊,呵呵。”

    苏星星把古力特带到一处三居室的房间里,其中一间房堆满了各种药材,还有不少人参、鹿茸、虫草等名贵药材,苏星星在靠墙的一堆盒子里找出几个瓷瓶,拿一个塑料袋装好,想了想又拿了几瓶,古力特笑道:“你干嘛呀?”

    苏星星坏笑道:“不能拿太多,要不然我爸会发现的。”

    拿好药,古力特一边参观房子,一边和苏星星闲聊着,只见屋子已经装修好了,但是还没添家具,只主卧内摆着一张高大舒适的席梦思床,床上凌乱的铺着一套寝具,旁边还有一张沙发,看来主人偶尔在这住一晚。两人往床上一躺,古力特笑道:“你爸很会享受啊。”

    苏星星呵呵傻笑几声,说道:“咱们在这睡个午觉再走吧?”

    两人躺在床上闲聊着,突然听到钥匙插进门孔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苏星星大惊失色的轻声叫道:“完了!”

    古力特急中生智往床底下一指,悄声道:“快点,床底下。”

    两人还没爬到床底,房门已经开了,一男一女站在门口聊着天,好在站在那没法看清主卧里的情况,古力特和苏星星才有机会静悄悄的爬到床底,古力特悄声道:“你爸啊?”

    苏星星却脸色煞白的指着床头柜上的塑料袋说道:“药、药。”

    古力特伸出手去,把药拿到了床底下,苏星星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时那女的嬉笑道:“买这么大个房子,准备金屋藏娇啊?”

    男的笑道:“没有,买来投资的。”

    女的用取笑的口吻,说道:“是吗,你这个卖假药的,生意做的不错嘛。”

    男的说道:“谁卖假药了,卖假药你还来找我?”

    女的笑道:“你这个狡猾的狐狸,我还不知道你吗,你的药肯定是真真假假,假的居多吧?”

    男的笑道:“乱讲,”

    边说边走进隔壁那间装满药材的屋子,过了一会,对女人说道:“这是你哥要的鹿茸,泡酒喝绝对管用,”

    顿了顿坏笑道:“你哥也肾亏啊?”

    女的叫道:“别乱说好不好,你们男的不都喜欢泡药酒吗?”

    男的说道:“那倒也是,不过这鹿茸到底是给你哥用,还是给你老公用啊?”

    女的笑道:“有区别吗?”

    男的坏笑道:“当然有区别啊,给你哥用倒是无所谓,要是给你老公用,那就免了吧。”

    女的问道:“为什么啊?”

    男的说道:“你想啊,你老公现在人在党校,山高皇帝远的,要是喝了这个酒,一天到晚硬邦邦的,那还不得到处找女人啊?”

    女的淬道:“你去死!”

    又恶狠狠的说道:“他敢?我把他阉了。”

    男的坏笑道:“这可太好了,你早就应该去把他阉了。”

    这时两人已经双双躺到了床上,女的腻声说道:“我把你阉了。”

    两人在床上嬉闹着,床铺被压的吱吱呀呀的响,过了一会,男的坏笑道:“来,帮哥哥把裤裤脱了。”

    古力特见到一双女人的小腿站在床沿,小腿微微往后一倾,一条长裤被扯下来丢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接着就是和衬衫,男的说道:“来,宝贝,我帮你脱。”

    女的说道:“不要你脱,把我衣服都弄皱了。”

    说完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慢腾腾的脱下裤子,她里面还穿着丝袜,细心的把丝袜卷下来,接着有条不紊的脱下,古力特透过床单的缝隙往上看去,可以见到女人双腿之间黝黑的,禁不住热烘烘的有了一些反应,侧过头看躲在一旁的苏星星,他面红耳赤的握紧双拳,眼睛红红的似乎能喷出火来。男的跃下床站到了女人的旁边,说道:“宝贝,帮哥哥吹一吹。”

    女的说道:“别闹,到床上去。”

    男的一只手却伸向了女人的双腿之间,说道:“让哥哥看看湿了没?”

    女人双腿一夹,双手握住了男人的命根子,暧昧的说道:“你这个坏东西长得这么丑,我把它切了吧?”

    男的装作惊恐的样子,说道:“别啊,要切你去切你老公的吧,”

    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老公不是叫大侠吗,你把他切了,名字我都帮你想好了,哈哈。”

    女的问道:“叫什么名字啊?”

    男的坏笑道:“就叫东方不败。”

    古力特听了心里“突突”的跳,心道:“不会吧,难道这女的是肖大侠的老婆?不会这么巧吧?”

    女的站起身来,说道:“不玩了,你……我生气了。”

    古力特见她左膝旁边有一块淡淡的伤疤,这时那男的陪着小心说道:“好咯,好咯,我错了还不行吗?”

    女的说道:“错了啊,错了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男的说道:“宝贝,你不是喜欢舔吗,我帮你舔吧,还不行吗?”

    女的这才重新坐了下来,张开双腿,古力特能见到她两片肥美的蚌肉,和蚌肉之间那个粉红色的口,那男的丢了个枕头在地板上,双膝跪在枕头上帮女人起来,舌头在女人的隐秘之地拨拉出“啧啧”的声响,女人双腿架在男人的肩膀上,一只手抓住男人的头发,另一只手捏弄着自己的,古力特见她臀部的肌肉一下一下的收缩,还听到她喃喃的呻吟:“真会舔,爱死你这一口了。”

    那男的一边着,偶尔伸到握着自己的命根子撸动几下,有时抬起头来问道:“,爽吗?”

    女的忙不迭的回道:“爽,好舒服。”

    男的问道:“你老公帮你这样舔过吗?”

    女的双腿紧紧夹住男的脑袋,喘着粗气说道:“没有的,你别问了,别停啊。”

    古力特见了血脉喷张,偏偏一动也不敢动,侧头看苏星星时,见他双拳紧握,牙根紧咬,神情古怪的很,尴尬、紧张、兴奋、愤怒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身体绷的紧紧的,像是随时准备一跃而起一般,额头上湿湿的沁满了汗珠。

    这时那男人已经站起身来,女的一只手攀在他的小腿上,另一只手伸向自己的桃花源抚弄着,男的嘴里发出舒服的哼叫,不时鼓励道:“吹的真好。”

    “太舒服了,宝贝。”

    “我爱你,小。”

    不一会,男的急不可耐把女人拉起来,让她站在沙发的边沿,撅起臀部,握着宝贝捅进了女人的体内,女人“啊……”

    的叫唤了一声,男的踮起脚跟,一下一下着,肌肉相撞发出“”的声响,似乎特意要展示给古力特看,古力特可以清楚的看到男人的命根子在女人的桃源杵进又抽出的画面,女人的一对也偶尔晃荡着进入古力特的视野,两人先是不紧不慢的运动了一阵子,男人接着加快了的频率,象机关枪一样在女人的体内进进出出,嘴里“、”的闷吼,女人“嗯……嗯……”

    的响应着,不久男人臀部紧绷朝前重重一顶,女人又是“啊……”

    的长长叫唤了一声,双双无力的瘫倒在了床上。

    男的从桌上拿起一叠纸,递给女的,说道:“擦擦。”

    又问道:“舒服吗?”

    女的满意的说道:“真不错,很舒服。”

    男的得意的笑出声来,女的问道:“你吃药了,是吗?”

    男的说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从不吃药的。”

    女的坏笑道:“是吗,那你的药是假的咯?”

    男的说道:“我自己本钱好,所以从不吃药,不过药绝对是真的,”

    顿了顿又道:“说起来你不相信,我儿子还拿我这个药去贿赂他的校长呢,嘿嘿。”

    女的惊奇的说道:“不会吧?会有这种事?”

    男的说道:“就是啊,高校长前几天还特意跑到我这里来,找我要这种药,你说我这药会是假的吗?”

    古力特和苏星星两人面面相觑,苏星星神色很是尴尬,女人用不相信的语气,说道:“你这药会有这么神?”

    男的坏笑道:“当然啊,要不然给你哥也送几颗过去?”

    女的叫道:“神经吧,送给他干嘛呀。”

    男的笑道:“让你嫂子也爽一爽啊。”

    女的骂道:“你有病!”

    两人在床上嬉闹了一会,女的说道:“你老婆还在江南陪读吗?”

    男的回道:“是啊,恐怕她是不会原谅我的啦。”

    女的说道:“活该,谁叫你那么风流的?”

    男的坏笑道:“我不风流,你哪来的快活啊?”

    女的淬道:“去你的。”

    又道:“你就不怕你老婆红杏出墙吗?”

    男的说道:“真要红杏出墙,我也没办法,你不也红杏出墙了吗?”

    女的半响没有说话,过了一会站起身来走到浴室去洗澡,男的没有动,似乎躺在床上抽烟,古力特和苏星星躺在床下一动也不敢动,两人全身冒汗,汗珠顺着脊背慢慢的往下流,象无数蚂蚁在身上爬,又痒又麻,难受至极,两人不仅担心被发现,苏星星心里还多了一份担心,那就是害怕他老爸去药房找药给这个,发现药少了那就大事不好了。

    女的洗完澡回来,窸窸窣窣的开始穿衣服,男的陪他闲聊着,女的说道:“最近都不要来找我了。”

    男的问道:“为什么啊?”

    女的回道:“老觉得心里不踏实。”

    男的笑道:“有什么不踏实的,你老公还不知道在外面搞了多少幺蛾子呢。”

    女的说道:“我也很担心这个,现在的男人,没一个靠的住。”

    男的也坐起来穿衣服,说道:“你也别说男的了,女的还不一样?”

    两人穿好衣服,闲聊着出了门。

    古力特和苏星星趴在床底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身体的感觉象是在生死线上来回了一趟一般,疲倦无力,静静的躺着休息了一会,这才从床底下爬出来,两人面面相觑,有点无言以对,苏星星走到药房拿起一大把药丢进塑料袋里,恶狠狠的骂道:“我!”

    
【】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新地址:m.ltxsba.pw m.ltxsba.fun